纸巾

13 台机器,2 年时间,证明自己

越来越多的卫生纸生产商青睐福伊特

金融危机爆发一年后的20年里,卫生纸板块取的年增长率达4%,福伊特对这一增长贡献良多,最突出的就是推出ATMOS这种既能提高成本效率,也能契合环境保护的新技术,还有诸如NipcoFlex T靴式压榨这样的新产品。

“这种增长还应该归功于我们的整体分析能力,凭借着这种综合分析能力,福伊特造纸有效利用自身产品的配套,帮助客户实现生产最优化。”
- Marcus Schwier,欧洲区卫生纸业务副总裁

 

2010年,全球总的卫生纸消耗量达到3千万吨,主要销往北美,欧洲、中国和拉丁美洲。比较20 年前数据——1990 年的数字是1400 万吨——就能发现一个明显的事实:卫生纸的年增长率稳定在4% 左右。2009 年的增长率虽然低迷,但2010 年的预期良好。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和拉丁美洲的需求上升。

中国的增长达到了40%

“我们预测卫生纸的需求在未来几年还会继续增长,”位于巴西圣保罗的 Rogerio Beradi 评价道,他是福伊卫生纸机市场和销售的负责人。“专家对未来6 年的增长率预测为3.6%。仅中国的消耗就能贡献增长的40%。

对造纸行业来说,造成卫生纸市场与众不同的原因是各地对卫生纸的规格要求都不尽相同。Marcus Schwier,福伊特卫生纸部的副总裁评价道:“首先是成品本身存在的区别,例如,纸捆的数量,纸张的软度,以及不同国家市场行为的区别。消费者在这些方面的意见和需要常常大相径庭。此外,造纸商还必须削减生产成本,并相应降低能耗和原材料使用以保持竞争力。

ATMOS 带来的进步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福伊特造纸的战略非常明确:“福伊特重点投入能够降低原材料消耗和能耗的概念。因此,我们支持客户以可持续的方式生产。此外,客户在经济效益上也能获益,因为我们的解决方案总成本并不高,”Schwier 解释说。“ 例如ATMOS 和 NipcoFlex T 靴式压榨这样的创新概念为我们赢得了客户,并在过去3 年中让我们在高级卫生纸和干法起皱纸市场取得了有利的进展。

例如,直到2007 年,高级卫生纸的生产基本被使用热风穿透干燥(TAD) 技术的厂商所占领。这一技术不仅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还产生高能耗,导致高昂的生产成本。

从那时起,福伊特造纸就成功使用了ATMOS 来对抗这一技术。“这是在福伊特圣保罗的卫生纸过程技术中心开发的。同TAD 相比,ATMOS 技术能够在生产高级卫生纸时降低投资成本 40%,降低能耗60%,纤维使用减少,回收或原生纤维使用也可以100% 降低,”Berardi 总结说。

然而,这一具备生态和经济优势的造纸技术并非是偶然诞生的。福伊特位于圣保罗的试验机器为客户谋利并全力运作。机器使用ATMOS 技术生产高级卫生纸的同时,也生产传统的干法起皱纸。试验过程覆盖了从纤维到成品的整个程序。

投资研发的回报

这些投资也为造纸商带来了回报。例如,福伊特赢得的订单之一是向巴林提供一台立即可用的卫生纸生产线。客户是一家奥拉扬集团和金佰利公司的合资公司。其他订单来源还包括APP,银鸽纸业,恒安纸业,共计要向中国市场购进5 台福伊特卫生纸机,每台日产量都达到220 吨。在墨西哥和巴西, CMPC 这家主要的卫生纸制造商也在订购2 台新纸机的时候选择了福伊特。

ATMOS 改造也是可以进行的。在智利和北美,客户决定要对现有的机器进行改造。“我们采用的整体性方法对改造工作大有裨益,可以针对客户的利益在福伊特内部进行系统的协作,” Schwier 解释说。